是伽伽伽伽啊

日常吸布

脑内剧情/【威布】

精灵活的比人久成年礼晚辣么一丢丢也是应该的。【bu
大背景是赛一的人物约瑟的地图
【写着写着文风突然一变】

今天是布莱克二十岁的成人礼

布莱克正站在房间里的试衣镜前面打领带。
冷光灯自上而下的打在他的脸上,略过稍长的刘海投下了大片阴影,给这张棱角分明的脸增添了又一分戾气。

湛蓝的眼眸注视着镜中的自己,就是这个自己无比熟悉的人,这个在五年前义兄尤尼卡的死亡之后常被梦魇缠身的人,即将成为曾经自己最讨厌的人。

还有两个小时——————
威斯克即将把空缺的二当家的位置授予自己,以填补高层的不足

布莱克做了个深呼吸,然后轻轻叹了口气,转身走出了房间

——————
嘈杂的声音低旋在酒会上空,灯火通明的大厅刺痛着布莱克的眼睛,尤米娜在身旁挽着自己的左臂,相比于布莱克她更熟悉这种场面,带着布莱克轻车熟路的找到两人的位置。待两人就坐,灯光就暗了两分,没过多久威斯克带着卡洛斯艾文就出现在大厅前部的讲台上,开始了今晚的正题。
——————

在威斯克宣布完自己的就职之后其他人就又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布莱克没有继续留在酒会上,虽然现在的确是个给下属树立自己形象的好机会,不过布莱克觉得这个真的是没必要,毕竟后面的日子多着呢。况且相比于这种形式上的交谈他更想通过一些平常的细节让下属知道自己的上司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会使用什么手段来管理以及是否值得自己出力

毕竟在邪灵里待着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天大地大小命最大
为了一个什么明细都不知道的上司就把自己后半辈子搭上,傻子才会这么做。

——————
布莱克回到自己房间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脸上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卸掉
小爷这么帅的一张脸走哪都是惹眼得要命干嘛还要化妆?

吐槽过后布莱克果断的进了浴室放了水然后舒舒服服地在浴缸里躺下
成人礼啊
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五年。五年,不算长也不算短,在完美完成了自己的高中学业之后布莱克选择了古代语和古代史作为接下来的学习道路。emm....的确有些令人咂舌,不过布莱克没什么别的意思,这个选择仅仅是为了他自己,或者,尤尼卡。
尤尼卡的死亡是在到达王者遗迹后的第三天确认下来的:检测器上面的生命体征已经消失不见,一块古老的碑文上满是血迹。
在被证实血迹就是尤尼卡的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心头一紧,这么大的出血量几乎是无法抢救,内脏衰竭更是无法避免的,等待降临的只有死亡。

当布小莱克看见那块沾满鲜血的石头上满是自己看不懂的字画。年幼的他隐隐觉得自己的兄长是因那些字符而死,便在以后漫长的道路上开始疯狂的研究这些看上去杂乱无章的文字。
期间邪灵不是没有人研究过这些东西,只是这些古语太过晦涩,了解的人本身就不多,精通的更是寥寥无几,最后只得作罢
想到这里布莱克又在心里夸了自己一遍——
他不是个自恋的人但是想到自己已经把那块破石头上面的东西翻译了快一半,怎么想心里都是美滋滋的。
除去这些布莱克这些年还在邪灵学了一些必要的“生存手段”,现在也是杀人放火样样精通,锻炼的有模有样
不然二当家还能给他吗?

脑子里又过了一遍这些杂事,布莱克起身擦了擦头发,裹上浴衣接着又坐到了那块石头面前,继续着自己漫长但并不枯燥的生活————

感谢阅读哟小可爱!
比心。

评论(2)

热度(23)